Cydu's Blog Keep it Simple & Stupid!

Goodbye Weibo, Goodbye Beijing

Goodbye Weibo, Goodbye Beijing

饭也吃了, 假也休了, 就算再舍不得也要说再见了. 再不走就真的影响公司财报了!

7年前一个人一个小背包就来了, 走的时候大大小小的行李竟然有50多箱! 但是这些年在北京最大的收获不是这些行李, 而是在北京有一个自己的家, 有老婆孩子还有那热热的炕头!

装不走亲情和对家(乡)的依恋, 也装不走的是这里无数仍在奋斗的前辈, 朋友, 同事, 同学们无限的热情, 中国互联网无限的想象空间以及我深深的感谢和最衷心的祝福!

三生有幸才能在正确的时机(2008-2015), 正确的地点(中国北京), 干了正确的事情(互联网)! 但是天下永没有不散的宴席, 狠狠心说一声再见:

  • 再见微博. 推动中国社会进步, 虽然还远不能说成功, 但是我们自豪地说: 爱过也努力过!
  • 再见北京. 悠久历史下蕴藏的蓬勃生命力让我坚信 G雾F霾W 绝对挡不住你滚滚向前的趋势!

传赢
2015年2月 北京

Thanks

  • 感谢鸟哥把我骗进微博(当时我说我只想去200人以下的小公司, 他说微博技术部也就300来号人, 技术以外的东西你又不用管, 差不多.); 也感谢鸟哥三年来的大力帮助和无私的照顾, 免去了我各种选择的烦恼, 点菜的痛苦, 尤其是风雨无阻地用大奔天天送我下班, 听我无尽的唠叨和报怨!

  • 感谢子正的支持, 帮助和包容. 我自知肯定不算一个好带的下属, 感谢这些年帮我堵住的那些篓子! 是您让我学会了如何沟通, 如何理解, 如何在困境中前进. 您的宽容支持让我得以保留我的个性和棱角; 您的教导示范让我成熟成长, 去掉了身上的毛刺!

  • 感谢卫华, 福林, 庆丰, 道儒, 朱总, 小军等所有平台的同事们, 像教小学生一样带我熟悉微博, 熟悉平台, 和你们合作最多, 所以在你们身上学到最多, 也收获最多, 当然和你们吵架也是最多. 对我而言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: 找到一大群能够吵到面红脖子粗的人, 而且只吵技术.

  • 感谢红垒, 晨煜, 贻荣, 南炜, 王磊, 崔韩等所有大数据的同事们, 我们一起摸索, 一起踩坑, 也一起成长. 非常愧对大数据的同学们, 因为没有经验, 也没有那么多的精力, 导致很多事情都还只是开了个头, 远不能说做得多好. 但是我坚信前路坎坷但是前途一片光明! 加油!

  • 感谢袁杰, 石超, 雪松, 鹏程, 德军, 鲁昊, 罗洋, 小路, 文斌, 泓洋等所有基础架构的同事们充分的信任和无私的奉献. 其实活都是你们干的, 我只是打了个酱油. 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一个管理者, 我只是一个陪伴者, 陪伴你们一起努力, 一起成长. 我一直希望能够和你们一起走得更高更远, 但是我相信袁杰和崔韩肯定能够做得比我好百倍.

  • 感谢海朝, 承朝, 旭鹏, 海峰, 启盼, 马朕, 关胜等所有DBA和运维的同事们陪我们通宵, 陪我们加班救火. 无数次点背, 无数次躺枪, 让我们对线上服务充满敬畏, 每一次故障都是千百个偶然的叠加, 应该不会出问题 的地方一定会出问题!

  • 感谢之浩, 诗尧, 王骏等默默支持我们的QA同学; 也感谢所有平台/大数据的用户和合作部门, 谢谢你们的理解和支持, 千百个坑都是你们先填, 对不住了!

  • 感谢微博, 感谢北京, 感谢互联网, 这七年让我成长和收获太多以至于说多少次感谢都是苍白.

FAQ

下一站去哪?

找了个没有G f W, 也没有雾霾的地方躲起来喘口气!

具体点?

先去苏黎世的Google parking一年, 再去美国总部!

为什么这么曲折?

因为万恶的资本主义帝国的H1B签证需要抽签, 而我成功的保持了30年逢奖不中的记录!

什么时候走?

明天(20150228)晚上.

怎么联系?

150XXXX186的电话可以找到我的微信, 但是打电话我估计不太接得起. cydu.net的root@ 邮箱一定可以联系到我. 微博@cydu 当然也继续用, 不过万一你不小心进了"未关注人私信", 那就非常报歉了.

还回来吗?

当然. 至少每年/每两年会回来一趟, 到时候记得给我推荐简历哟, ^_^

钱多吗?

远不及国内, 但是基本的温饱应该没有问题.

干嘛要去呢?

中二病犯了, 得治!

能推荐我去吗?

为什么要放着几千大洋不挣? 世间真的再难找到第二种: 把人卖了, 买卖双方都开心, 边帮着数钱还感恩戴德的事情了!

点蜡吗?

[蜡烛]

cydu

最后一个问题,

爱过, 不约!